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早产儿失明司法鉴定书称医院无过错 鉴定人却称未签过鉴定书

[复制链接]
1 303
平安使者 2018-1-14 09:02:04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3秒注册

x

如果不是找到了医疗司法鉴定意见书的第一鉴定人,身处医疗纠纷中的李晓鹏从未怀疑过这份对他不利的鉴定书的真实性,但和“第一鉴定人”的谈话,让他对这份一审判决中的重要证据产生怀疑。

“我和这份(司法鉴定)意见书没有任何关系,上面的签字不是我签的,我和这家鉴定机构也没有任何关系。”面对家属询问,司法鉴定意见书“第一鉴定人”范某说。

案情

早产儿入院治疗 出院两个多月后确诊失明

2016年4月,出生于山西的男童含含(化名)因早产26周+6天体重仅1100克,在当地医院住院治疗40天后于2016年6月1日被送到了西安市儿童医院住院治疗。入院时初步诊断为:支气管肺炎、败血症、左踝皮肤坏死、早产儿脑损伤、先天性心脏病、早产儿,适于胎龄儿(指出生体重在相同胎龄平均体重的第10~90百分位者。如果胎龄已足月且无任何疾病,则为正常新生儿)。经过两个月的住院治疗,含含于2016年7月31日出院。

从西安市儿童医院出院后,含含和家人回到山西运城的家中。“当年9月20日,我带着孩子在运城当地的医院检查身体,孩子被确诊为双眼早产儿视网膜病变。”含含的父亲李晓鹏说,“我们赶紧把孩子带到北京同仁医院,10月10日经查,孩子的眼睛被确诊为ROP五期,已经彻底失明,无治疗意义。”

据华商报记者了解,ROP主要发生在比较小的早产儿,出生体重越低、胎龄越小,ROP发生率越高、严重程度越重。此外,在抢救早产儿时需要高浓度吸氧也是引发ROP的重要原因。ROP共五期,一旦进入五期,手术成功率极低,即便成功也仅能保留光感。而含含的状况已经没有手术治疗的必要。“北京同仁医院的医生告诉我们,如果能早发现两个月,只用花几千块钱做个小手术,就能使孩子复明。”李晓鹏说。

审理

一审判决儿童医院诊疗行为无过错

含含的家人觉得孩子失明是因为西安市儿童医院在诊疗时,延误孩子眼睛的病情,存在医疗过错,将西安市儿童医院起诉至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在法庭上,一个核心焦点问题在于,西安市儿童医院提供了一份诊断记录:2016年6月12日,医院对含含的眼睛进行了检查,被确诊为双眼底ROP三区二期,并建议含含家属前往西京医院就诊。可从含含双目失明的结果来看,这一病情一直被延误了近4个月,最终由三区二期恶化到五期。

庭上,儿童医院表示已告知家属孩子眼睛的问题。对此,李晓鹏说:“我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在儿童医院期间,医护人员根本没有告诉我们孩子的眼睛是这个情况。我们是在10月去北京同仁医院检查时,由于需要儿童医院病历,托人在西安复印病历时才发现了这一条诊断记录,可这个时候发现已经晚了。在儿童医院住院2个月的治疗期,所有医疗记录仅仅出现过一次,即便我们出院时的诊断上,都没有记录孩子的眼睛问题。”

2017年12月12日,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1岁男孩含含双目失明的结果和就诊医院西安市儿童医院的诊疗行为之间无因果关系,医院不存在“贻误治疗、未告知含含父母检查结果及治疗建议”的事实。儿童医院在对含含诊疗过程中尽到了向患者说明病情和采取适当医疗措施的义务。儿童医院不承担含含双目失明后果的赔偿责任。

不解

“第一鉴定人都没见过孩子,怎么得出的结论?”

据该民事诉讼案的民事判决书记载,得出儿童医院诊疗行为无过错的重要依据是一份来自陕西蓝图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形成的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人分别为该机构持证司法鉴定人范某、李某。

因案件审理需要,这份鉴定书是由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陕西蓝图司法鉴定中心进行的法医技术鉴定,其中包括了含含双眼失明伤残等级鉴定:含含双眼失明的后续治疗费、营养期限、护理期限评定。最为重要的是对西安市儿童医院在为含含诊疗过程中的是否延误治疗,导致含含双眼失明是否存在医疗过错进行鉴定;含含的伤残等级与西安市儿童医院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进行鉴定。

鉴定结果为,西安市儿童医院对含含ROP病情诊断明确,并建议前往西京医院眼科就诊,医院的诊疗行为无过错,患儿家属未按医生建议及时去西京医院眼科就诊直到10月10日诊断为ROP五期,致双眼无光感失去治疗机会,医院的诊疗行为和患儿的双眼损害结果无因果关系。此外含含的伤残等级为一级伤残。

“我一直觉得这个司法鉴定意见书有问题,在开庭前我向法官要求鉴定人出庭,但没有得到允许。此外,我带着孩子去陕西蓝图司法鉴定中心给孩子做活体检查时,并没有见到第一鉴定人范某。“我不明白,第一鉴定人都没见过孩子,怎么得出的结论?”

据李晓鹏说,当时在鉴定中心对孩子进行活体检查的是第二鉴定人李某。“鉴定过程不到5分钟,而第一鉴定人范某在法院判决下来之前压根就没有和我们见过,也没联系过。”

“第一鉴定人”答复

“我和鉴定意见书没有任何关系”

李晓鹏告诉华商报记者,陕西蓝图司法鉴定中心自始至终没有给他一个解释。通过网络查询,他发现第一鉴定人范某是陕西咸阳核工业二一五医院眼科的主任医师。

2017年12月底,李晓鹏在陕西咸阳核工业二一五医院找到了范某。当李晓鹏拿出这份签有范某名字,以及附着范某的司法鉴定人执业证复印件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时,范某却表示对这份意见书并不知情。“范某的样貌和鉴定书上附带的司法鉴定人执业证上照片是一人。范某也承认资格证复印件上的身份证号码正是她本人身份证号。”李晓鹏说,“两个范某是同一人。”

从李晓鹏向华商报记者提供的对话录音中,范某多次表达了对这份鉴定意见书的不知情。2017年12月28日,华商报记者和李晓鹏再次找到范某。“你没有必要找我,我没有介入到你们这个事情。”范某说。

当记者质疑范某,鉴定报告上是她的名字、她的司法鉴定人执业证时,范某说:“你去找他们中心(陕西蓝图司法鉴定中心),我没有介入。”随后她又问李晓鹏:“鉴定的时候我去了没有?你见我了没有?”在得到李晓鹏说没有见过的回答时,范某说:“那你没有必要找我,你找他们鉴定所就完了。我没有介入,你找我有什么用?”随后记者又再次向范某核实,这份鉴定报告是不是她鉴定时,范某说:“我没有介入,我不知道。我那些信息都是公开的,谁盗用了我的信息和我没有任何关系的,反正我没有介入你这个事情。”

李晓鹏还试图联系第二鉴定人李某和陕西蓝图司法鉴定中心,然而李某不见他,陕西蓝图司法鉴定中心也未有任何解释。


1 条回帖
敞亮 2018-1-14 13:32:5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3秒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主题

帖子

2万

积分

关于我们| 临沂日报报业集团|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业务| 联系我们| 小黑屋|

临沂日报报业集团 琅琊新闻传媒科技有限公司(鲁ICP备05023831号)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社区热线:0539-8966992  新闻热线:0539-8966966   在线客服:QQ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