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小说]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修改稿 1)程占功 著

[复制链接]
11 2363
13683818096 2017-6-19 15:31:28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3秒注册

x
这个故事发生在古代买官做的那个年月。

  雪花如一片一片鹅毛飘洒,夜幕下的龙城四周寂静。
  龙城依山傍水,远近的山川,城内外的建筑都变成了银灰色。
  倪岱拖着像灌了铅的双腿,磨蹭到城外山脚下一个没有围墙、仿佛被人遗弃的院落。他踏着积雪,推开一孔破窑的半截门,摸进去扒上积满灰尘的土炕,望着黑乎乎的悬梁,不禁落下泪来。过了片刻,他抹去眼泪,直起腰把一根结实的细麻绳系在悬梁上,然后把手中的绳头挽成绳套,犹豫一下,旋把绳套套在自己脖子上,心一横从炕上跳了下去。

  这个要寻短见的人姓倪,名岱,他从小失去母亲,自幼跟着父亲倪光出入赌场。倪光以赌钱为生,亦向儿子传授赌博的诀窍。然而,他赌运不济,在把老婆输掉后,把儿子拉扯到二十岁那年,便因赌债缠身,悬梁自尽。因家产输得净光,留给儿子继承的惟一产业,便是赌钱用的骰子和盛骰子的小木盒。
  倪岱别无所长,子承父业,继续在赌场上厮混。风风雨雨又过二十年,世事难熬,就有了本文开头的情节,他随父亲而去。

  不说倪岱悬梁自尽,且说这个院子的另一端有一孔隐蔽的土窑洞,这会儿一群赌徒就在这个灯光昏暗的窑洞里狂赌。
  此时,绝大部分赌徒都抛出很大赌注押单数,而不赌单的赌徒觉得赌双又无把握,不敢贸然揭宝,双方便僵持起来。

  “咔嚓”一声,腐朽的悬梁承受不住超重的负荷,突然断裂,同上吊的倪岱一起摔在地上。倪岱的后脑勺被撞起一个大包,他揉揉包站起来,解下绳子装进口袋,走出窑洞寻思道:“上哪儿找结实的悬梁呢?”便茫然地蹭到聚集赌徒的那孔窑洞外面。他透过破窗瞥见里面烛光映照的情景,呆滞的目光猛然闪亮,便推门进去,在众赌徒惊疑的瞬间,大叫一声“双”,便毫不犹豫地伸出双手将宝盒揭开,大家的目光一齐投向盒里的骰子,“哎呀,双哇!”随着一阵喧嚣,倪岱狂喜地把赢了的钱往身边搂。

  “乖乖呀,差不多有二千两!”那些没揭宝的赌徒噢悔地直咂嘴。接着,倪岱又揭了一宝,说来也怪,他又赢了。不少赌徒的腰包被倪岱两个肥宝揭得快空了。立刻,抱怨声四起:有的说,真晦气,把卖女儿的钱输了;有的说,把卖土地的钱撇了;有的说,把卖口粮的钱扔了;有的痛骂道,娘的,这下输得没法过日子了……。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11 条回帖
楼主 13683818096 2017-6-19 15:32:18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修改稿 2)程占功 著

倪岱在奔黄泉的路上,死里逃生,侥幸揭肥宝赢了一大笔钱后,准备赎回输掉的一切,用这笔钱发财。
  雪住天晴,龙城城内一层不厚的积雪消融了。前往当铺里当东西的人愁眉苦脸,同往日一样,进进出出,络绎不绝。
  倪岱同往日大不一样,他穿着新衣,直起腰板,容光焕发,神气十足,迈着大步,走进当铺,叫道:“朱老板,赎我的东西,快!”
  朱老板素来瞧不起这赌博世家的人。他瞪着眼打量倪岱,不由地问道:“听说你把卖老婆的一百两也输光了,哪儿来钱赎那领皮袄?冬天还没过去,等天暖和了,再来赎吧!”
  “去你妈的,你这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倪岱气得脸色惨白,从衣袋里掏出赎皮袄的银子“咣啷”一声放到柜台上,“你爷我现在连买你老婆的钱也有了!”
  朱老板惊呆了,没想到这个一向神情沮丧的赌棍这会儿咋这么神气,居然敢破口大骂起他这个有头有脸的当铺老板了!他十分难堪,进退两难,只好让倪岱把皮袄赎走。
  倪岱怒气未消,决心日后找机会惩治这老东西,以雪素积胸中之恨。他来到中街一家“皮记”酒店,想先痛饮饱餐一顿,赎回老婆再说。

  “皮记”酒店老板皮库已得知倪岱“发了大财”,便殷勤地把他接进店里坐下。
  “倪兄,”皮库改变往日对倪岱的称呼(以前连倪弟也未曾叫过,只叫‘泥袋’),把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暴发户称为兄长,斟上满满两大碗酒,三大盘肉,“恭喜发财,恭喜发财。”
  倪岱这会儿什么话也没有,只顾大口大口地呑。
  皮库很有眼色,再不多言,直等倪岱吃饱喝足,才跟他攀谈起来。
  “倪兄,如今你时来运转了!”皮库一面沏茶,一面恭维。
  “这事真跟做梦一样啊!”倪岱叫道,“谁知我死到临头,竟会大福降临!”
  “往后怎么办哪?”皮库颇为关切地问道。
  “先买回家什,赎回老婆。”倪岱激愤地说,“然后放高利贷、揭肥宝。我要发大财,做赌王,叫那些骂倪某人是破落户赌棍的人瞧瞧厉害!”
  皮库眨眨三角眼,道:“依我看,老兄不用买家什,赎老婆了;更不用放高利贷、揭肥宝啦!”
  “为什么?”倪岱不解地瞪圆眼睛。
  “现在,黎民百姓贫穷,国家财源枯竭。朝廷缺钱挥霍,又无什么可赚,因此出卖官职,一个知县的职位只卖三千两银子。眼下,正好咱龙城知县被突州知府提拔到府衙做事,知县位子空缺。你何不再弄点钱把这个位子买下?在这个世界上,只要做了官,还怕没有家什和老婆?!”皮库盯着倪岱又道,“放高利贷虽说能赚大钱,但有钱人决不会贷,而穷人贷了拿什么偿还?揭肥宝虽然能赢大钱,但也会输大钱。赢了好,若输了呢?”
  倪岱听着,听着,不由得点了点头,说道:“你看我这德行,是做知县的材料吗?”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13683818096 2017-6-19 15:32:55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修改稿 3 )程占功 著

“谁说不是?!”皮库发表高论,“你要进官场,根本不必凭什么德行,也不用靠什么才学,只要提着钱袋,见风使舵,逢场作戏,就可厮混啦!你记住,官场里正经人不多,正经了,反而呆不下去!”
  倪岱听得入了神:“有道理。可是,可是我现在才有两千四百两银子啊!”
  皮库上下打量了一番倪岱,说:“我手头有八百两银子你拿去用,也算是老弟我的投资。你做了龙城知县,我想也不会亏待我吧!”
  倪岱萌发官瘾,连说:“我做了知县,一定忘不了皮老板!”
  皮库走进里屋,取出八百两银子交于倪岱,狡黠的老鼠眼盯住他:“祝倪兄官运亨通,青云直上!”

  倪岱把买官的银子凑齐,正要出门往突州府衙送。突然,被他输掉的老婆肖嫩哭哭啼啼撞进院里。倪岱一惊,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肖嫩还不到四十岁,中等个儿,原曾颇有姿色。但岁月的寒风早已吹散脸上的红云,苦难的刀子在额头上刻下了深深的纹痕。她泪流满面,扑到倪岱怀里,放声大哭。倪岱想起往日夫妻情分,也不禁掉下泪来。
  “听说你发财啦?”肖嫩哽哽咽咽地问。
  “正是!”倪岱撸去落在鼻尖上的眼泪,“真是造化,想不到我还有这样的福气!”
  “别进赌场了,好好儿的过正经日子吧!”
  “我不愿听数落人的话!”倪岱有点不快。
  “花一百两银子赎回我吧,”肖嫩抹抹眼泪,“我怎么能和阚二孬过哪!”
  “我原来也这么打算。”倪岱狠狠心把不好说的话扔了出来,“可现在不准备赎了!”
  “为什么?”肖嫩睁大泪眼。
  “因为我要干大事,买官做。”倪岱露出得意的神气,“就是做这龙城县万民的父母官!”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13683818096 2017-6-29 18:43:26
春风轻拂春风轻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13683818096 2017-6-29 19:06:50
春风轻拂春风轻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13683818096 2017-6-29 19:06:59
春风轻拂春风轻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13683818096 2017-7-8 19:08:15
春风轻拂 春风轻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13683818096 2017-8-5 01:06:58
春风轻拂 春风轻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13683818096 2017-8-11 03:15:06
春风轻拂 春风轻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13683818096 2017-8-23 03:04:34
春风轻拂 春风轻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13683818096 2017-9-17 13:26:40
春风轻拂 春风轻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13683818096 2017-12-31 16:47:34
春风轻拂 春风轻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3秒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主题

帖子

1111

积分

关于我们| 临沂日报报业集团|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业务| 联系我们| 小黑屋|

临沂日报报业集团 琅琊新闻传媒科技有限公司(鲁ICP备05023831号)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社区热线:0539-8966992  新闻热线:0539-8966966   在线客服:QQ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