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问题] 大美汤河乡医求公道

[复制链接]
0 2068
海螺永在 2017-8-17 21:09:44
临沂市河东区汤河镇乡医求助还一个公道:;卫生院凭啥扣发乡医公卫服务费 [一] ;公共卫生服务,卫生院占60%乡村医生占40%,公卫经费6--4开,2017年国家卫计委通知公布,2017年人均基本公卫费标准由45元提高至50元,农村地区人均新增5元经费全部用于村卫生室,城市地区新增经费统筹用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服务站,此文件曾在报纸,网上刊发。然而多年来公卫经费发放时,卫生院却不按上级文件精神办。2011年,各级政府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补助标准为人均25元,全国经费补助总额达到325亿元。人均补助标准比2009年的15元提高了10元,主要用于扩大服务覆盖人群以及增加服务项目和内容。今后,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的经费补助及其项目内容还会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公共卫生服务需要和财政承受能力等适时进行调整。地方政府可结合当地实际,在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的基础上,增加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内容和经费补助标准。2014年人均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补助标准由30元提高至35元,临沂市河东区汤河镇全镇6万人口;2015年每人补助标准已经达到40元以上;200余万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2016年每人补助标准为45元,到今年2017年为50元 [二] ;巧立明目克扣乡医公卫服务款;乡医公卫服务款要扣材料费;,2015年居民健康挡案,从採集到纸质再录进电脑,都是乡医全做的,汤河镇卫生院院长邢其圣无故克扣公共卫生款,至今2017年仍然未给全(期间我们多次反映包括拨打12345电话),与其承诺的相差甚远,言而无信,满嘴是泡 [三] ;可怜的乡医公卫服务干活不少,被卫生院扣材料费东扣西扣最终所剩无几,所以今天再次求助,我们很无奈,我们在014年9,28国家卫计委文件中看到,[[适当提高村卫生室承担高血压,糖尿病,重性精神疾病患者,老年人健康管理任务[不包括实验室和辅助捡查]比重]],请上彶有关部门对国家公共卫生服务事业任务,【卫生院与村卫生室的工作与经费有一个明确的分工与合作】,我们想清楚知道国家下拨的公卫服务费,与我们村卫生室的分工到底是怎么分工的,,我们工作越做得越好,卫生院越扣得更多,干了那么多的活,却说我们什么也没干。《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专项资金40%的经费应拨付到村卫生室,其使用管理情况由乡镇卫生院负责考核指导和实施监督。【由于缺少统一考核标准,乡镇卫生院“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使村卫生室实际得到的专项资金少之又少】【而且汤河镇卫生院制定的绩效考核等计划办法完全是糊弄我们乡医,欺骗上级领导的,有计划却从来不按照办法计划实行,恳蒙拐骗,把我们乡医当成狗一样糊弄】。【汤河镇卫生院公共卫生服务绩效考核标准从来不公示,给每个村卫生室的补助资金也从来不公示,虽然我们知道邢其圣会给领导们说都有考核方案,都公示了,我们想说的是,他公示在头上的还是屁股上的?】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是促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逐步均等化的重要内容,是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重要工作。是我国政府针对当前城乡居民存在的主要健康问题,以儿童、孕产妇、老年人、慢性疾病患者为重点人群,面向全体居民免费提供的最基本的公共卫生服务。开展服务项目所需资金主要由政府承担,城乡居民可直接受益。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覆盖我国13亿人口,与人民群众的生活和健康息息相关。实施项目可促进居民健康意识的提高和不良生活方式的改变,逐步树立起自我健康管理的理念;可以减少主要健康危险因素,预防和控制传染病及慢性病的发生和流行;可以提高公共卫生服务和突发公共卫生服务应急处置能力,建立起维护居民健康的第一道屏障,对于提高居民健康素质有重要促进作用。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所规定的服务内容由国家为城乡居民免费提供,所需经费由政府承担,居民接受服务项目内的服务不需要再缴纳费用。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主要由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负责具体实施。村卫生室、社区卫生服务站分别接受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业务管理,合理承担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任务。其他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也可以按照政府部门的部署来提供相应的服务。青天还我们一个公道。我们要明细,我们要公示,我们要个明明白白。
  在此,我们向领导们反映以下事实,汤河镇卫生院院长邢其圣无视党纪国法之事实,邢其圣院长在汤河镇自称【邢天】,长期实行法西斯式统治,群言堂变一言堂,侮辱党,侮辱乡医,称乡医只是一群没文化,没有素质,国家招来的一群狗,否认我们广大乡医在特殊时期为国家,为人民,为我们父老乡亲们所做的贡献,称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一拍屎,动不动就威胁乡医,不让我们继续行医,此其一。邢其圣制定医院绩效考核方案,但从来不执行,漠视职工利益。为所欲为。医院工资账目从来不公开,违反国家法律规定---知情权。
  其二,大肆收受回扣,长期导致国有资产流失,挪用公共卫生资金,新农合资金,国家扶贫资金,严重违反国家有关专款专用之规定。汤河镇卫生院自邢天到来至2017年大肆采购设备/仪器以及建设项目,这些项目从来没有过任何的公开招标,公示,全部由其自行采购招标或者由其表弟来代理。例如2014年医院病房楼扩建花掉36万元,但后续装饰仅仅第一次就被其表弟花掉40万余装饰费用,【仅仅是随便涂涂墙壁】,在2016年又重新涂一遍墙花掉20余万,2017年5月至7月份又重新装修同样的地方,居然又花掉100万余【装修所谓的四楼国医堂】。医院现在的水泥地面为病房扩建后建,邢其圣为争夺此工程【最后所谓的招标29万】居然动用当地派出所驱赶正常施工人员,最后居然又互相达成协议。购买医院东侧地皮20万,这个我们也呵呵吧,2015年采购彩超花费83万,其中所谓的包括胃镜等设备,这个我们也呵呵吧。【【2017年5月采购电梯25万,招标了么?呵呵,有安全的拒绝使用。关于电梯我们要向领导们多说几句,原因是此电梯太过于危险,其两面的墙壁完全不能承受电梯的重量,极易发生危险,如果有一天,希望不要到来这一天,但相信也不会久远,很可能会出事故,出人命,我们这里说明这个问题是希望真的以后不要因为电梯死人啊。邢其圣为了一己私利,不顾实际强行安装电梯,不考虑最基本的安全问题,漠视病患以及医院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医院为了搞好所谓的绿化建设,反复栽花在挖掉花草,反反复复花掉10余万,呵呵了,好好的也要铲除掉,这是为了什么啊!【【以上只是最不重要的一部分,什么最重要,就是医院那些所有的商业合作项目完全是为邢其圣个人敛财的工具,比如放射科的 DR 螺旋CT项目,其七成收入为其敛财收入,包括化验室中的各个大生化仪器等为邢其圣大肆敛财的工具。希望领导重点审查此类项目。】】汤河医院的大夫,每开一个CT可以拿到20元的回扣,这是都知道的,具体怎么样我们不想说什么了,关于这件事。
  其三邢其圣的侄子邢佰振把持药库为其吸收各项商业药品回扣,邢其圣违反党纪,为其安排党员身份,一个临时人员居然长期套用正式在编工作人员的工资标准,非法改变其身份。说其侄子不是药库负责人不需要负责,这个说给谁信,谁信谁傻逼。
  其四违反国家中央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反对四风,九不准内容之三:【严禁违反规定收送礼品、礼金、有价证券、支付凭证和商业预付卡。各级领导干部一定要严格把关,严于律己,要坚决拒收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金、有价证券、支付凭证和商业预付卡,严禁利用婚丧嫁娶等事宜借机敛财。】2017年5月份邢其圣之母出殡,明明知道区委【关于禁止党员干部大操大办婚丧喜庆事宜的暂行规定】借机敛财,收取医院职工,乡医等金钱5万余元,当天还违反规定,动用医院救护车辆参加活动。
  其五滥用职权,为所欲为,不作为,胡作为,为敛财,大肆包庇汤河医院各项违法乱纪行为及人员。
  一。1,包庇公共卫生科主任郭秀伪造公共卫生资金账目。2任由公共卫生科主任郭秀欺诈乡医侮辱乡医。3任由郭秀伪造资金账目,以及查体数据,授意公共卫生科人员大量伪造高血压,糖尿病随访数据,以及65岁老年人查体数据等慢性病数据,可能他们会向领导汇报都给查体了,但是档案中那些查体本人的情况比如服药情况,效果等,全部造假,原因是公共卫生科人员并没有见过查体人,怎么会知道其各项情况,造假就是造假,就是骗取国家公共卫生资金。4郭秀长期欺骗上级伪造各项数据,虽然最后汤河公共卫生依然倒数,我们只能说领导们火眼金睛,,明察秋毫。这里我们要向王艳梅院长说明下,当初您说刚来汤河不了解情况,但现在快一年了,您是否还会说不了解情况。看到我们说的那些,您了解了么?您是否也打算和郭主任一起忽悠我们乡医,只让我们干活,不给我们钱,还要骂我们是不干活的骡子就会吃啊。我们认为您不知道情况只是托词,不是正当理由,您负责公共卫生,郭秀做为科室主任,难道在您来到的时候不应该给你汇报工作情况?如果汇报了,您说您不知道,这是打脸么?如果没汇报,请问?郭秀是别有用心啊,还是故意想挑起您与我们的矛盾,还是说想故意让我们上访举报您不作为,这么长时间了,至今我们没看到您拿出什么具体的工作方案,还是和以前一样,账目不公开,考核不公开,你们说合格就合格不合格就不合格,你们说我们的工作给多钱就给多少,无凭无据。您是打算和郭秀同流合污么?苍天在看,邢其圣来汤河以来违法乱纪,老天都看着呢,为什么呢?你看看他现在,从来汤河后死了爹,没了娘,这是为什么啊,老天在惩罚他啊,作恶太多,必遭天谴。王艳梅院长既然现在您负责公共卫生,那就希望您能够吧公共卫生的各个项目好好的管理好,我们也不希望天天诅咒一个刚刚生了孩子的母亲,但我们也要养家糊口,我们上面也有老的,下面也有小的,你们都是国家正式工作人员,有编制,国家给你们买保险,买养老,我们呢,什么也没有,我们只是想拿回我们应得的那份承诺,医院至少应该给我们一个承诺吧。不要为虎作伥。钱给了没给,给了,希望您看到了,再给我们说给了,没有调查就没有话语权。不会干,就别瞎指挥,如果你执迷不悟,也不要怪我们,也不要天天就知道安排公共卫生里的那些小孩当枪头子用,你觉得他们给我们通知,我们就应该干活么?不给我们钱,我们凭什么给你干活,给你干好了,好让你和郭秀在局领导那里邀功?我们为什么要听那些小孩的,你一个堂堂的院长为什么不给我们说,你就会说钱会给,会给,你给了么?做为领导,你觉得你干公共卫生的方法是可取的么?公共卫生新的规范下来了,一直不给我们培训,确只让那些小孩来给我们说,你当领导的为什么不组织培训活动,其他卫生院的为什么会组织培训。你天天派那些小孩下来督导,我们凭什么听他们的,你不给钱,我们凭什么干活,凭什么听你的,请你告诉我们。你就会躲在那些小孩后面,跟着郭秀忽悠我们么?不能干就滚吧,离开我们的大美汤河,汤河不欢迎你这样的不作为的干部。
  二。邢其圣院长包庇各个违法行医人员,至今没做任何处理,比如梁守芳麻醉科主任,一个护士身份的人员长期客串麻醉师,至病人生命安全与不顾。妇产科主任解克兰,一个助产护士,却长期行医生的职责,至今未做任何处理。有些科室,最基本的连一份病例都没有,确一直不做处理。
  汤河人民苦,汤河人民累,汤河的乡医苦又累。请高青天为民做主啊!
0 条回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3秒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主题

帖子

19

积分

关于我们| 临沂日报报业集团|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业务| 联系我们|

临沂日报报业集团 琅琊新闻传媒科技有限公司(鲁ICP备05023831号)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社区热线:0539-8966992  新闻热线:0539-8966966   在线客服:QQ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