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利领你读报说新闻第1864期。

查看
513
回复
4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3秒注册

x
临沂一市民饭店吃饭 没点“水果捞”却上账单太过分琅琊新闻网 2018-01-12 06:37:00
“1月7日晚,我请朋友吃饭,饭店没点的菜竟然也上了账单,实在有点过分。”1月9日上午,临沂市民张先生致电临沂市12345政务服务热线反映。
据了解,1月7日晚,张先生请好友在临沂市兰山区解放路与通达路交会附近的饭店吃饭,六人只点了菜,没有点酒水。可是,当张先生去饭店吧台结账的时候,收银员却告诉张先生一共消费了364元,经过张先生等人的核对,账单上一道标注价格为32元的酸奶水果捞张先生根本没点过,饭店也没有将这道菜上到张先生的餐桌。
沂蒙晚报法律顾问、山东颐平律师事务所主任彭海律师表示,除了店家的不诚信外,市民自身的消费习惯也有问题。许多市民在结账时都不会看账单,一些不法商家抓住消费者的心理,趁机在账单上做“手脚”,多收额外的费用,让消费者吃闷亏。
关于商家“算错账”的情况,很多市民都认为是商家一时“粗心”,所以很少有市民投诉。而且这些“算错账”具体是否属故意欺诈行为,顾客也很难取证,且无法定性,工商部门往往只能调解一下,责令商家退还多收的钱。
在此提醒市民,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消费者在结账时一定要仔细核对账单。
沂蒙晚报记者 袁文潇


楼主 爱家贝利 2018-1-12 12:42:45
部分医院“突击控费”竟限药限手术 病人只能扛着新华网 2018-01-12 06:45:30
部分医院“突击控费”竟限药限手术
手术被延期、住院病人用药受限制、开药只能开1/2……岁末年初,部分大医院“买药难”成为新问题。记者在湖南、四川等地调研了解到,目前控制医疗费用过快增长已在多地实施,此举对遏制过度医疗、优化公立医院收支结构起到积极作用。
但目前对于药占比、耗材占比和医保控费指标存在“一刀切”问题,缺乏精细化管理,一部分大医院为了避免“超支”“突击控费”,导致患者“开不了药”、“做不了手术”。一些医疗界人士呼吁,更加合理部署控费考核体系,避免“因噎废食”。
部分医院“突击控费”限药限手术
医疗控费是近年来医改重点工作之一。2016年6月,国家卫计委下发《关于尽快确定医疗费用增长幅度的通知》,将控费目标逐级分解到各地市(县市)和公立医院。并提出,力争到2017年底,全国医疗费用增长幅度降到10%以下。
2017年接近年尾,各医疗机构的年度费用结算也相继启动,最近四川、贵州等省份也加强了对公立医院控费的督导。与国家10%目标对表,为了避免“超支”,一些地方的医院出现了年底“突击控费”的情况,通过限制使用药品和耗材等方式控制医疗费用增长幅度。
记者走访湖南、四川等地一些公立医院发现,在年底控费压力下,一些医院出现了对病人的限药、限手术等行为。
湖南一位医生告诉记者,“肿瘤病人化疗后会产生呕吐、反酸等不良反应,必须用保护肠胃的药,但现在病人常用的缓解烧心、反酸的药品泮托拉唑钠肠溶微丸胶囊和泮托拉唑呐粉针都成了管制药品,医生在电脑里根本开不出来,医院对这些常见药都管制起来,不让医生开,病人在化疗时不能打这种药,只能扛着。”
“我在化疗住院期间不能打护胃的药,一个晚上呕吐了30多次,烧心得厉害。医生为了缓解我的痛苦,只好让我自行购买阿瑞匹坦在化疗前服用。”一位来自湖南永州的肿瘤患者抱怨道。
一些患者向记者反映,“现在在一些大医院住院,出院时拿药也受到限制,只能开一半的药,剩下一半药要到门诊药房去买,医保也报销不了。医生说现在都是这样,没办法,因为医院规定为了控制费用增长,只给住院病人开二分之一的药。”
“医生从事的是纯粹的医疗行为,现在为了控制费用,还要学会算账,我们也很无奈。”成都一名医生无奈地说。
湖南一家三甲医院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医院骨科、心内科影响比较大,很多手术都延期了,因为耗材控制等原因,一些需要做关节置换手术的患者都没有办法做。”
“控费”总体向好但不够精细
记者了解到,医疗控费初衷是为了遏制过度医疗,让患者看病更实惠,医疗界对该措施总体持支持态度。
四川省肿瘤医院一位管理人员告诉记者,国家控费政策对公立医院是一剂从外向内改革的“强心针”,倒逼医院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避免大处方、大检查等,减轻群众医药费用负担。目前该医院主要限制了一些辅助药和中药注射液,采取在医院内部系统进行提醒的方式,并未完全限制医生开药行为。
“控费效果还是很明显的,通过近期的严格控制,医院的管理更加科学化,挤压了不少虚开药品的‘水分’。实际上,有一些辅助药和中药注射液确实没必要用。”该管理人员说。
一些医疗界人士也反映,医疗控费政策不够精细,造成一些医院不得已在年底突击应对。
湖南省湘潭市医保局相关负责人说,目前,药品、耗材控费已纳入公立医院年度考核目标,并要定期公示,这也让一些医院在第四季度对一些辅助性药品和心脑血管系统用药等念起了“紧箍咒”。
记者了解到,当前四川一般大医院的医疗费用增长幅度在30%左右,离国家10%的控费指标还有不少距离。“时间紧、难度大”是不少医院面临的现实问题。
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一位专家说,医保每年给每家医院的资金盘子,年初就已经“切好了”。各家医院到年底都会超支,超得多医院就亏得多。医院只能对内收紧,尽量按照医保的盘子,同时兼顾病人的需求,努力达到一个平衡。前不久,南京市将36种药物纳入医保目录,其中含一些很昂贵的肿瘤靶向治疗药物,这对病人是好事,但对医院控费来说,就是一个难题。使用多了,医院费用必然超标更多;如果控制使用,患者又不满意。
加强动态科学管理避免“一刀切”
从事医药领域投资的海虹控股公司新闻发言人陆挥认为,目前,全国公立医院在推进药品零加成政策的同时,卫生行政主管部门也对医院的药占比等指标进行严控。取消公立医院药品加成、控制医疗费用增长,让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这个方向是正确的,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和控制药占比的目的是为了遏制医院过度开药等趋利行为,让群众得到医改、药改带来的实惠,如果为了达到控制药占比的目的,在第四季度盲目管制病人需要的药品,这难免陷入顾此失彼的尴尬局面。
陆挥等指出,之前药品和耗材出现滥用等问题的主要原因是医疗服务价格过低、医务人员的正常收入低,才导致“以药养医”、“以耗材养医”。如果医疗服务价格尚未完全理顺、医生薪酬制度改革严重滞后,那么医院和医生在药改之后收入受损的情况下,很有可能通过过度检查来弥补损失,这样患者难免陷入被过度检查的尴尬局面。
有关医疗界人士认为,一方面,国家医疗控费指标存在“一刀切”的问题,建议完善考核指标体系,加强动态科学管理,促进公立医院良性运转,让患者真正得到实惠。另一方面,应规范诊疗行为,降低药品、耗材等费用,在动态调整医疗服务价格的同时,推动医疗机构建立科学的补偿机制,统筹考虑取消药品加成及当地政府补偿政策,按照总量控制、结构调整的原则,同步调整医疗服务价格,提高诊疗、手术、康复、护理等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医疗服务价格;做好医改、药改与医保支付等政策的衔接,保证患者基本医疗费用负担总体不增加。
江苏省人民医院副院长占伊扬说,长期以来,大家认为医疗费用的过快增长,与新耗材、新药的不当使用有关,因此主张严格控制使用。新耗材、新药虽然更昂贵,但通常质量更高、疗效更好。而且要考虑到,各方对此有不同的需求:医生首先要确保医疗质量,倾向于用新耗材和新药;医保方要求适当使用新药和新器材;患者希望享受更好的医疗服务。三方之间需要达到“动态平衡”,不能一味为了加强控费,而限制了新药、新器材的积极使用,反而让患者得不偿失。
四川省肿瘤医院相关管理人士指出,大医院由于基础设施建设、购买新设备、引进新医疗技术等原因,控费压力很大,而且不同类型的医院之间,需要控费的力度也不同。“目前10%的指标过于笼统,比如,像肿瘤医院这样的专科医院,每天手术量不大,但是手术难度高,高难度手术需要大量的手术耗材,如果指标设置过于死板,反而不利于医疗技术的发展。”
占伊扬等建议,完善当前的医疗控费指标体系,建立动态管理机制,尤其是对新药和新器材设立科学的费用增长机制,加快分类确定控费要求并进行动态调整。改革医保支付方式也迫在眉睫。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有关专家建议,加快改革医保支付方式,加快推行按照病种分组分级报销的方式,通过大数据设立多个常见病种的医疗费用幅度,在保证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的前提下,全面、有效地控制医疗成本,既能控制医药费用不合理增长,又能减轻患者的医药费负担。(记者 帅才 董小红 朱旭东)


支持 反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爱家贝利 2018-1-12 12:43:07
三轮车过路口与货车相撞,致两死一伤沂蒙晚报 2018-01-11 16:06:54
1月6日,费县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家祖孙三口人骑乘一辆电动三轮车横过公路时,被一辆快速行驶的大货车撞翻,造成两死一伤。
1月6日17点半左右,费县交警大队接到群众报警,称在327国道费县员外庄路口,一辆货车与一辆电动三轮车相撞,有人员受伤。民警迅速赶到现场进行勘察,将肇事货车驾驶员郭某控制,并现场进行询问。

事故现场

肇事货车是一辆黑龙江籍重型半挂货车,据货车驾驶员郭某交代,当天他和他雇的驾驶员马某,从佳木斯拉一车米糠到临沂沂水县一家饲料厂卸完货,打算前往平邑县装罐头然后返回哈尔滨,没想到距离装货地点还有几公里的地方就出事了。他当时在行车道行驶,超车道上有个白色轿车超车。接近出事路口时,他发现一辆电动三轮车从白色轿车前方横过公路,急忙刹车就来不及了。
民警了解到,出事前货车驾驶员郭某发现电动三轮车在过路口,但他没有提前采取减速刹车等措施,等到了跟前,郭某感觉到了危险的时候,急忙刹车打方向为时已晚。
据事发路段附近村子的一位村民介绍,出事的电动三轮车上是一家三口,驾驶员姓卞,当时给孙子打完针,由奶奶坐在后面抱着孙子,爷爷开着三轮车回家,经过路口时遭遇不幸。

事故现场

经调查,郭某拥有的B2型驾驶证,是去年七八月份在C1型驾驶证上增驾的,而且还在实习期内。郭某还承认心怀侥幸心理,认为不出事的话就没人会查,来回都是他和雇来的驾驶员轮换着开车。驾驶重型半挂货车需要A2型驾驶证,郭某不具备驾驶半挂货车的资质, 属于准驾不符,根据有关规定,驾驶与驾驶证准驾车型不符的机动车,在性质上应当属于无证驾驶。
民警介绍说,虽然不能说郭某这种违法行为与发生这起交通事故有多少关系,但是没有取得重型半挂货车驾驶证,就说明他没有接受过相应的驾驶技能培训,缺乏重型半挂货车的驾驶经验,遇到突发状况难免手忙脚乱,不能正确处置,就容易引发事故。
目前郭某因涉嫌交通肇事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案件在进一步处理中。(沂蒙晚报记者范彩霞 通讯员吴云富)



支持 反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爱家贝利 2018-1-12 12:43:38
暗访宰客风波后的雪乡:赵家大院拆了招牌悄悄接客06:28:10钱江晚报小字

赵家大院门口的大招牌已经拆下来了。

最近两周,哈尔滨雪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去年12月29日,网友“一木行”发文称,元旦前和家人去雪乡旅游,入住一家名叫赵家大院的客栈时,遭遇宰客,被老板强行补差价,一言不合就不让住。

“一木行”的帖文刷爆微博和朋友圈,不少网友跟帖吐槽雪乡的黑历史。

事情发酵后,当地主管部门介入,涉事客栈被罚款、停业整顿、列入家庭旅馆“黑名单”,当地同时成立联合调查组,采取多项措施对市场进行整肃。

如今风波过去近两周,雪乡怎么样了?钱报记者赶赴雪乡。

赵家大院把门口的招牌给拆了

无论是在游客中间还是哈尔滨当地,雪乡宰客事件引发的震动,余威尚在。

在杭州飞往哈尔滨的飞机上,不少人在聊这个事。

到了哈尔滨,一位出租车司机听说钱报记者要去雪乡,就说,“你不跟团,自己去啊?那准备花上两三千吧。不过,它附近有个镇,住镇上会便宜很多。”

1月8日,记者一行从雪乡坐班车到赵家大院所在的永安林场,售票员问,永安林场有什么好玩的?司机迅速接话说,参观赵家大院呗。

雪乡距离哈尔滨市区300多公里,它的核心景区位于一个叫双峰林场的地方,事发的赵家大院则位于永安林场,两地相距10多公里,但同属大海林林业局。

从雪乡到永安林场每天有两三趟班车途径,车票5元,10多分钟即达。

永安林场所在的村落不大,因为紧邻雪乡,这里大部分农家也都开起了客栈,门口挂着住宿、餐饮的招牌。

赵家大院在所有客栈中算是比较醒目的,三排房屋都是青砖建造,门口一个高高的木制牌楼,最上面是崭新的三个字:“威虎寨”。看不到“赵家大院”的字样。牌楼一侧挂着“今日有房”的招牌。

牌楼旁边的一个土堆上,竖着一个木牌,写着“住宿请鸣笛往里走”,并有指示箭头,木牌上方是一行小字:赵家大院。再往前走,一扇侧门前面立着一块刻着“赵家大院”的石碑,门上挂着“赵府”的木牌。

客房内有人住,记者谈价300元一晚

进到院子里,一间写着“食堂”的房间内,摆着六七张桌子,每张餐桌上都放着两碟咸菜,里面有两个男子,一高一矮,高个男子在忙着摆早餐,矮个男子低头看手机。屋内墙上张贴着雪乡房价、游玩项目的价格公示单。

钱报记者询问,当天是否有房间。高个男子连声说有,并带我们去看房。

客房登记台前挂着“今日房价”的公示牌:豪华套房895元,标准房480元,最便宜的普通房258元。

其中一间客房里面住着四五位客人,刚刚起床,她们自称是前一天晚上入住的,说这里暖气、洗澡水都可以,就是洗漱用品要自备。

负责房间管理的是一个中年女子,她说这里刚开业不久,自己也是刚来的。记者咨询两人间的房价,她走到门口,低声说300元。

“如果住在这一晚,我们可以免费接送到雪乡一趟,两晚就两趟。”高个男子表示。

那位矮个男子被高个男子称为房东,对我们的搭话保持一脸警惕:“啥意思?你们干什么?”

仔细询问我们是怎么来的之后,他态度略有缓和,表示这里到雪乡只有下午3点左右有一趟班车,其他时间点如果要过去,需要包车,车费是100元。

对于赵家大院已经接客的事,附近开店的几家老板都表示不知情。一位村民说,赵家大院的房东不是村子里的人,“(宰客)这事儿出来后,我们生意都受影响了,反正不光彩。”

记者随后在村里转悠时,偶遇一位身穿警察制服的人,他打招呼说,你们不去雪乡玩,到这里干嘛?来看赵家大院吗?然后手指着周边划了一圈说,这片本来也是搞旅游的,刚有点起色,因为赵家大院的事儿受影响了。

听记者说,赵家大院已经开始接待客人,他很惊讶,“不可能,不会营业的。”随后,他走到赵家大院门口,瞄了一眼停在那里的车辆,说,“老板的车在,人应该在的。我进去看看。”过了一会儿,他从里面出来,但否认赵家大院重新营业。

景区内大屏幕播告诫书,家家挂价格公示牌

距离赵家大院10多公里之外的雪乡,此时正处在旅游旺季,景区内住宿一房难求。

出发前,钱报记者在携程上查询,多数客栈、酒店、家庭旅馆都已住满,还有余房的也就四五家。价格最高的一千五六百元。

从哈尔滨到雪乡,钱报记者选择了龙运客车,这是宣称官方唯一指定用车。早上6点半出发,中午11点30到达,中途只在三个站点短暂停靠。

根据之前的报道,宰客事件之后,当地旅游管理部门禁止涉事的龙运公司大巴配备随车“乘务员”,记者乘坐的这趟大巴车的确只有司机一人,40多座的大巴车坐了近20位乘客,全程没有人推销旅游产品。

中午进入景区后,雪韵大街上的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关于雪乡国家森林公园旅游市场价格行为提醒告诫书”、以及具体的菜价、住宿价格,包括平日最高限价和元旦周末的上浮限价。

按照这个公示,一个普通标准间,平时最高限价每天每间880元,上浮标准在15%到30%之间。这样的价格公示牌也张贴在每家经营户店内。

游客服务中心的屏幕上则在反复播报:由于近期内雪乡景区游客大幅增多,市场内存在一些超出限定价格的售房信息,为规范旅游市场秩序,严厉打击倒房、扣房等违法行为。

具体措施包括通过网络、自媒体以及实体门店订房、售房的经营户必须合理控制房价等。

游客服务中心内的自动售货机里,泡面10元一盒;附近小商店里,矿泉水3元到5元一瓶。至于吃饭,价格不算太离谱,记者在一家砂锅店,点了一份砂锅套餐38元;提供炒菜的地方,两个人一荤一素,两瓶果汁,两小碗米饭,130元,份量蛮足。

有经营户一天被退掉6间房

下午时分,雪乡里的游客并不算多,但也不冷清。景区里面一切如常,似乎风波已过。但和一些经营户细聊之后,就发现,宰客事件对雪乡的伤害并没那么快恢复。

周大姐是本地人,开店之前就在双峰林场的食堂里做事,她也是最早在雪乡做餐饮住宿生意的经营户之一。

“这事儿对我们的生意影响真挺大的,很明显。”“一木行”的帖子在网上发酵后的两天内,周大姐一直在做一件事:接电话、解释。

“都是已经订了我家房间的客人,打电话或者在微信上把那个帖子发给我看,问的都一样:我们过几天就要来了,你们会不会也这样?”

周大姐以做餐饮为主,住宿的房间有十五六间,“第一天,就退订了6间房。还有的是机票都订好了,没办法,硬着头皮来的。以前哪有过这种情况。”

“像我这样,本地人自己在做的不多,估计也就20%,其他都是承包出去的。”周大姐说主要是这里太偏僻,年轻人都搬出去了。雪乡每年开放的时间是每年11月中旬到春节之后,总共三四个月。周大姐一年也就忙这几个月,”对于那些租房经营的人来说,是挺有压力的。”

“大概2008年开始吧,因为电视剧《闯关东》在这里拍,旅游的人就多起来了。《爸爸去哪儿》播了之后,人就更多了。”

宰客风波让雪乡陷入舆论漩涡。周大姐说,“我们经营户这几天都在讨论这件事,所有人都很反感那家人。其实林业局管得可严了,这真的只是极个别的事情。”

1月5日,周大姐发了一条朋友圈:我不能说让来雪乡的每一位游客都百分百满意,只希望来雪乡的每一位客人都能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感受雪乡人的朴实厚道、热情,体验雪乡童话世界的美丽。



支持 反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敞亮 2018-1-12 14:07:03
支持 反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3秒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主题

帖子

14万

积分

关于我们| 临沂日报报业集团|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业务| 联系我们 |删帖申请|小黑屋

临沂日报报业集团 琅琊新闻传媒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鲁ICP备05023831号   鲁新网备案号:20105390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06号
社区热线:0539-8966992  新闻热线:0539-8966966   在线客服:QQ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