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老家听到这些口儿语,你的第一反应是?

查看
796
回复
4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3秒注册

x
本文首发于“沂蒙地三鲜”微信公众号,敬请关注。
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想告诉各位,有的人说的话粗俗无比,比骂人还难听,但这是他们的口儿语,是无意的,不要上怪,就可以了。人在江湖,离不开、躲不掉口儿语。
口头禅,搁俺老家那里都叫“口儿语”“口头语”。
人人都有口儿语,往往脱口而出,根本就不过脑子,随时都在不经意间。
口儿语存在于乡野,也存在于城市,既有文明的,也有粗俗的,大多数都是粗俗的。
在老家,口头语最多的就是老娘们,不同的场合不同的事情不同的表情有不同的口儿语。
表示惊讶的有“俺滴个娘胡在噢”“俺滴个亲娘哎”“俺娘噢”“俺娘来”,表示遗憾、无奈的有“你说说,你说说哈”,表示没有办法“这可怎着,这可怎着”,遇到困难的事情,常常自我解嘲:“这还有法?!”
遇到倒霉的或者吃了瘪受了辱,人家会说“你身上长孙毛了?”
大老爷们的口头语可就粗俗了很多,简单粗暴,毫不留情。
叔叔骂侄子“恁娘了个×”“马勒戈壁”“×恁娘了个×”“孬×操的”“他娘的喜来的”,而且还得拖着长腔,抑扬顿挫,那可是标准的国骂,不堪入耳。
大爷(大伯)爷爷辈的则骂“婊贼”“小婊贼”,奶奶辈的则骂“奶奶个头”。
被骂的还不能恼、不能还口,一还口那就是恼了,或者是犯上了,不能骂长辈。
骂得越狠,表明关系越近,血缘越纯,感情越亲。
大人孩子共同的一个口头语就是“操”“我操”“我×”等,相当于现在人们口中的“我靠”“靠”。
常听到的口儿语还有“孬种”“怎孬种的”“恶了葬”“他奶奶的嘻来”“奶奶的头嘻来的”,等等。
地域文化不同,口儿语也不同。有些口儿语成为当地的一个标志。
比如某地著名的口儿语“×样的” “妈妈的”,一口一个,乍一听非常刺耳,也非常不舒服。
后来才知道,只有关系好,才如此。
比如,莒南人常用的口头语就是“要血(xie)命了”,慢慢被普及,好多人面对较难的任务或者忙不过来了,长呼或者长叹一声“要血命了!”
机关里遇到熟人,第一句往往就是“忙什么的?”“忙啊,忙啊”也成为机关单位的口儿语。
上初中的时候,一位教地理的老师,读书如唱书,他在句子后常加个呢(ni),比如大洲呢大洋呢,十分悦耳动听。
现在,在大街小巷,汽车火车上,青年小伙聊天就是“我靠”“靠”“操”“操她妈”个不停。
有的领导在讲话时,脱稿的时候,也常带口儿语,如“这个,这个”,还有的一句话一个“啊”,一边思考,一边很权威地“啊”“啊”。
这种口儿语,只有在场的官最大的人才有。
口儿语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变化,尤其是网言网语,也渐渐地从网上流行到挂在嘴上。
地三鲜常听见的有“盘”"哇塞“”“凉了”“闪了”“废了”“挂了”“小case”,有些年轻人动不动就“凉了”,比如这次考试凉了,某某事凉了,某某人凉了,等等。
不知者不怪。
有的人就以为口儿语是在骂他而大动干戈。
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想告诉各位,有的人口中的口儿语粗俗无比,比骂人还难听,但这是他们的口儿语,是无意的,不要上怪,就可以了。
有时候,口儿语还是个减压阀、出气筒,烦了累了郁闷了,来上几句,心里就会痛快不少。
俗,是文化。雅,也是文化。这得看在哪里。
要是在农村,大街小巷里,都是标准的普通话,那就不是农村了。

B.R|盖子~ 2019-2-12 10:01:28
支持 反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如是我闻 2019-2-12 10:06:54
文明用语,是大方向。一开口就骂骂咧咧,虽然不用上怪,但终究是粗俗。
支持 反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47827674 2019-2-12 12:59:48   手机发帖
让人逼得说脏话 无语了
支持 反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昆仑草王 2019-2-12 15:23:05
现在提倡要用李云龙式的干部,几句脏话是难免了。
支持 反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3秒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主题

帖子

3226

积分

关于我们| 临沂日报报业集团|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业务| 联系我们 |删帖申请|小黑屋|手机版

临沂日报报业集团 琅琊新闻传媒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鲁ICP备05023831号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5   鲁新网备案号:20105390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06号
社区热线:0539-8966966   在线客服:QQ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