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切怀念从未教过我的老师——钱伯初先生

查看
11942
回复
0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3秒注册

x
QQ图片20190212110059.png
        钱老先生生前是兰州大学物理系资深教授,被学生亲切尊称为“钱先生”
        钱先生从1957年扎根西北的兰州大学,主讲量子力学课程长达五十余年,是首届“全国教学名师”得主。这些年里从兰大物理系走出的葛墨林院士等一大批物理学界精英,基本都是他的学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美联合招生的CUSPEA考试中,他挂帅指导兰大学生两次获得团体及个人总分第一名,震惊业界。他八十多岁还活跃在教学一线,是我国量子力学界数一数二的教育专家。另外,钱老在兵乓球、围棋等方面也颇有造诣。

    “量子力学”是描述微观世界的物理学理论,与“相对论”一起构成了现代物理学的支柱,其理论基础完全区别于经典物理学,这门课程是物理专业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门专业课,研究生入学初试一般都会考查。当初我考研选择兰州大学物理系,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那里有我景仰的钱先生。“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大学之所以为大学,关键在于有好的教授,钱先生作为全国量子力学的权威,年高德劭,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课堂和教学上,扎实做学问,专心搞教学,科研成果只服务教学,不虚搞论文汲汲名利,这在以科研论文为纲的大学评价中是一股难得的清流。他总说,“从来不觉得给本科生讲课是低水平工作,它是一份非常有价值的工作,是一门艺术”,他总是“带着自己的教学研究成果,兴高采烈地去讲课”,经常告诫自己“千万不能让量子力学在我的手上老化”。
    大学需要精神,我想这就是大学精神所在,先生高风,令人仰止。

    钱先生所著的《量子力学》和《量子力学习题精选与剖析》是该课程的权威学习教材,在那些备考的日子里,每当学习遇到困难或者有所松懈,我都会把课本附录里钱先生自述的个人教学经历和教学见解的文章《我的教书生涯》拿出来读一读,或者找出钱先生的教学视频看一看,如此,脑海中便浮现出一位白发苍苍但精神矍铄的老教授匆匆赶到教室为学生上课的感人画面,先生便宛如眼前,与我侃侃而谈,以抑扬顿挫之声,谆谆教诲之意,激励我奋发向前。于是我满怀希望地对自己说,“只要加倍努力,很快就能当面受教于先生了”。

    我在这门课程的初试中得到了139分的不错成绩,四月初去兰州复试,惊闻钱先生患病住院的消息,我上午就让学长带路直奔他所在的兰大一院探望——没想到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先生。  

    因为多次看过他的讲课视频,搜寻过有关他的报道,先生的形象久已伫立心间,甫至病房,我一眼就认出了白发苍苍的钱先生。由于患病突然,没有床位,先生只得躺在一张临时病床上输液,和另外两位病人挤在一间狭小的病房中,面色苍白,眼睛微闭,分明正遭受病痛的折磨。

    我曾在脑子里多次设想过的第一次碰到先生的场景和好多话——如何介绍自己、请教哪些问题等等,本该一股脑涌出,此时却凝固在心,哽咽在喉。这怎么会是前段时间还在为学生讲课的钱先生呢?可这一切又都是真的。

    听说先生老伴已逝,唯一的女儿还在从外地赶回来的路上,多数亲友还不知道他病重的消息,只有负责教务的一位女老师和任继荣老师照料。想到先生五十多年的默默奉献和现在患病的遭遇,再看这萧索的病床、简陋的住院环境,令人百感交集,泪水禁不住在我眼眶里直打转。

    由于人手少,女老师也不方便,我就决定在那里照看,伺候先生起居,其余时间就跟同在一处的老师交流,或者默默注视着先生。先生的身躯已被病魔蚕食得厉害,他偶尔含混地问一问医生自己的生理指标,其他时间则低声呻吟或者闭目养神——此时的先生和任何一位病重的老者一样,面容憔悴,但他的神情依然坚毅而有力。我在内心默默地为先生祈祷早日康复,一直服侍到下午他的女儿赶回病床前。

    我在兰州只待了三天,复试结束录取后就因琐事返回山东临沂,打算等开学待先生痊愈后再拜会。没想到十几天后的五一,张玉静师姐告诉了我钱先生逝世的噩耗,我万分震惊,先生不是只得了糖尿病吗?治疗一段时间不就可以出院了吗?何至于这么突然就离世呢?我又匆匆打电话给教务处的老师,她告诉我钱先生前几天又查出食道癌,手术后第二天就逝世了。我又细细回想,当时先生的病情就很严重了啊,分明已经很难进食、很难说话了,我却为什么没有认识到病情的严重性?为什么不在那里坚持照料几天而是匆匆返回?真是天者诚难测而神者诚难明,理者不可推而寿者不可知矣!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我还能做什么呢,我只能满腹遗憾,悔恨自己当时没有留下来继续服侍先生,只能从几千里之外献上我微薄的悼念和哀思。

    钱先生道德学问、人品风骨均堪称典范,本该在晚年享受最优质的医疗条件,却直到几乎最后一刻才检查出疾病;本该住进最好的医院和病房,却只能躺在临时病床上;本该安排专门医务人员精心照料,却晚景凄凉以至溘然长逝。钱先生笃志教学、淡泊名利、无私奉献,小则为学生、为学校,大则为学术、为国家,不惜扎根广袤西北大地五十余年!

我资质平庸,没能在学术上取得什么成就,我今后的职责和愿望就在于尽我的努力去成就学生。工作后,我从不讳言地称我的学生是量子力学的“嫡传弟子”,因为钱先生是量子力学创始人之一玻恩的再传弟子和我导师的老师。我2015级的一个学生还以优异成绩考入了兰大物理系深造,我为此感到高兴。虽然先生并没有直接教过我,甚至都没有完整地给我讲几句话,内心颇感遗憾,但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已经矗立为一座丰碑,化作一种精神和力量,激励着我在教育路上继续前行
                                                                                                                (临沂一中物理教师贾志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3秒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临沂日报报业集团|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业务| 联系我们 |删帖申请|小黑屋|手机版

临沂日报报业集团 琅琊新闻传媒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鲁ICP备05023831号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5   鲁新网备案号:20105390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06号
社区热线:0539-8966966   在线客服:QQ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