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休学“炒鞋”陷入恶性循环 欠款上千万涉嫌诈骗被拘三个月

查看
479
回复
0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3秒注册

x
炒鞋人,刘柄酰,刚刚22岁。在鞋圈里,他还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号——“刘饼干”。最近,刘饼干被曝出,因为炒鞋欠款1000多万,消息一出,立刻登上热搜。有人骂他是骗子,有人“挺他”,因为他揭开了鞋圈的内幕。
炒鞋,曾经只是一种潮流鞋交易,但现在,很多平台已经完全脱离了收藏的本质,衍生出了“云炒鞋”“鞋期货”等金融概念。
眼下,炒鞋已经不是一个爱好的问题,而是成了一些人梦想发财的途径,一些平台偷梁换柱施展金融骗术的一条歪路。
欠款上千万涉嫌诈骗被拘三个月
炒鞋陷入恶性循环
炒鞋人,刘柄酰,刚刚22岁。在鞋圈里,他还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号——“刘饼干”。最近,刘饼干被曝出,因为炒鞋欠款1000多万,消息一出,立刻登上热搜。有人骂他是骗子,有人“挺他”,因为他揭开了鞋圈的内幕。
刘饼干从小到大一直喜欢球鞋,2017年,他还在上大学,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进入鞋圈做起了炒鞋生意,第一年入道,就挣了十万元。一年轻轻松松到手十万元的经历让刘饼干有了自信。2018年,他选择休学,并成立了自己的炒鞋工作室。
交易记录
此时,炒鞋热潮风起云涌,刘饼干炒鞋工作室的生意自然也是水涨船高。找他购买鞋子的客户也越来越多,在一笔笔交易带来的炒鞋暴利神话中,刘饼干希望能够把生意做得再大一些,动辄单笔交易二三十万甚至三四十万,让他对于几万块钱的单子都没有那么敏感了。
炒鞋人刘柄酰
炒鞋交易,通常都是买家先打款给卖家,卖家再发鞋给买家。但刘饼干却发现,自己在多次收到款项的同时,因为鞋子疯狂涨价,想按事先约定好的价格将鞋发给客户完全不可能。
炒鞋人 刘柄酰:鞋圈里之前很流行一句话,就是你的钱呢?我用来拿货啦,那我拿的货呢?我卖掉了,我卖掉的钱呢?我又拿货了,鞋圈里很多人陷入这样的循环中,最后这个循环就变成了恶性循环。
由于亏空越来越大,刘饼干开始不断借钱拿货,希望自己能够在市场中成为赢家。但是,球鞋价格的疯狂让刘饼干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难以为继。短短几个月时间里,他欠的钱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在不断的恶性循环中,最终亏空的数字达到了一个他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数字:1076万。
2019年7月,刘饼干因涉嫌诈骗被成都市公安局拘留3个月,目前是取保候审。而直到真正第一次见到他原来的客户,现在的受害者,他才知道那些从他这里拿鞋炒鞋的人背后牵扯了更大的利益。
炒鞋人 刘柄酰:有些人借着高利贷去找我买鞋,也有一些人拿买房的钱、结婚的钱,或者是其它的钱来找我买鞋。我因为个人犯的错,导致他们每个人的生活都产生了不好的变化。
从公安局取保候审后,刘饼干第一时间通过自己的公众号和其他媒体在网上发布了自己的道歉视频,在说明了一些鞋圈内幕的同时,也决定要尽自己所能将每一位受害人的欠款还上。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些视频不仅遭到了恶意的谩骂,还登上了热搜。
刘柄酰登上热搜
限量版球鞋价格跌去将近90%!
直到一贫如洗,刘饼干才恍然大悟,洗手上岸不再炒鞋。但是,市场上依旧有很多炒鞋者,仍然在做着“炒鞋也能挣大钱”这一“花钱”变“挣钱”的财富美梦。许多年轻人总把炒鞋当做是爱好,当做是一种消费行为,其实,炒鞋这种脱离现实,部分已经金融骗局化的游戏,正在侵害着大家的利益。
《Z说球鞋》创办人万千,是一名资深的球鞋玩家,也是一位网络红人。他在一家视频网站开了一档介绍球鞋的自媒体,拥有80多万粉丝。万千从二十多年前就开始收藏球鞋,如今家里的每个角落,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球鞋。
《Z说球鞋》创办人万千
万千告诉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一双鞋在二级市场经过炒作,价格能飙升到发售价的两三倍。但这样的上涨幅度在二级市场中根本算不上新鲜事,随着炒鞋市场的规模越来越大,更多的资本开始进入鞋圈。
《Z说球鞋》创办人 万千:有时候非常明显能看到有些鞋的某个鞋码同一时间,一下就被扫没了,很明显不是鞋贩子或者鞋迷的消费行为,是游资在推动这件事,他们只想把鞋当做炒作的物品。
此外,万千认为,炒鞋热的出现,最根本的原因还是球鞋厂商的推动,厂商是最大的受益者,在一次次尝到甜头、获得不菲的收益后,如今在市场上,限量版球鞋的品种同往年相比,已经增加了很多。最近两个月,二级市场的交易均价有所下降,但这并不意味着炒鞋热的下降。
Nike球鞋
面对持续的炒鞋热,万千显得比较冷静。他介绍说,炒鞋背后的风险很大,以一双椰子鞋为例,发售价格为1899元,去年曾被炒到4000元以上的高价。到了去年年底,厂商为了冲业绩,又陆续补了几批货,直接导致二级市场上价格“破发”,跌到1700元左右。比上市的价格还要低,这让很多囤货的人损失惨重。
除了厂商补货带来的巨大风险之外,国内一家鞋交易平台统计截至10月初,一年来全球发售的2211款限量版球鞋价格,以42码为标准。统计的结果是:有1168款球鞋价格在下跌,占比高达到52.8%。其中,跌幅最大的一款2018年11月的发售价格为1399元,目前市场价格只有149元,价格跌去了将近90%。
一年来全球发售的部分限量版球鞋价格
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认为鞋是标准的工业化产品,必然规模化生产,不断推陈出新。而不同球鞋之间,大体相似,且很容易被淘汰,因此一双鞋很难保值,也很难持续炒作。
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 万喆:如果推出新鞋,旧鞋是不是就没有炒作的意义了?没有一双鞋放10年、8年还能够很好地穿,何况新的科技、新的设计又不断出来。总体来说,在这种状态下,如果出于一时的喜好,对某种鞋溢价买它,也无可厚非,但如果说大规模都出现这种状况,而且觉得它是一个长期可持续的事件,这实际上是不理智的,也是不符合市场规律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3秒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临沂日报报业集团|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业务| 联系我们 |删帖申请|小黑屋|手机版

临沂日报报业集团 琅琊新闻传媒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鲁ICP备05023831号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5   鲁新网备案号:20105390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06号
社区热线:0539-8966966   在线客服:QQ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